10年来再没有一部R级喜剧超过它

发布日期:2019-09-08 01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这部由布莱德利·库珀、艾德·赫尔姆斯、扎克·加利费安纳基斯与肯·郑等人共同主演的影片,用3500万美元左右的预算,换来了4.67亿美元的全球票房。

  该成绩是R级性喜剧之最,也在史上所有R级电影全球票房中位列第七(排在前面的还有2部《死侍》、被《死侍》cue过的《耶稣受难记》以及《小丑回魂》等片)。

  今年,距离第一部《宿醉》电影的上映,已经过了整整10年的时间。《宿醉》的故事聚焦于一场婚前的单身party,号称“总是有男人栽在拉斯维加斯”。

  影片本来会成为一部口碑平平、容易让人忘记的作品,就如美国每年如春笋一般一茬接一茬冒出来的性喜剧一样,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本片却成了当时的票房大户,并接连又拍了两部赚大钱的续集。

  故事其实很简单:在Doug(贾斯汀·巴萨饰)结婚之前,他和两位哥们儿Stu(艾德·赫尔姆斯饰)、Phil(布莱德利·库珀饰),以及小舅子Alan(扎克·加利费安纳基斯饰)去拉斯维加斯参加准新郎的单身party,想要彻彻底底疯一场。

  但跟其它无数性喜剧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哪儿呢?你根本就没看到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前一分钟他们还在喝当晚的第一杯酒,下一秒就突然切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  一只公鸡在他们的酒店套房里溜达,身为牙医的Stu少了一颗牙,Phil手上不知道为什么缠着医院的手环,还有一只老虎在浴室里趴着。新郎Doug不见了!

  在找他的过程,这三位大兄弟经历了被人拿枪指着,在后备箱里发现了肯·郑所饰的周先生(三点出镜哦!),66991.com,本来要跟未婚妻求婚的哥们儿竟然跟个脱衣舞娘结婚了。最主要的是,柜子里突然多了个婴儿。

  第二天就是婚礼,新郎却丢了,而三位甚至记不起来自己前一晚去过哪儿、干过什么,整部片的乐趣就从这儿开始了。

  虽然电影中可能还是有类似于《太坏了》中那种孩子气、滑稽的幽默感(这部影片经常被用来跟《宿醉》对比,而当年主演的乔纳·希尔、塞斯·罗根、艾玛·斯通等人还都不是大明星呢),但真正的笑话在于,这些自讨苦吃的成年男人,完全是自己陷入这般境地的。

  Phil是个已婚有娃的老师,牙医Stu有个打算求婚的女友,这俩人清醒的时候有多靠谱,被下药迷糊了之后就有多疯癫。他们二人的酒后表现本应让人最放心,但到头来,还是得合力拼凑这其中“失去”的12小时。

  和大部分好看的喜剧一样,片中必定会有十分突出的表演,让它能升华到“佳片”的高度。

  扎克·加利费安纳基斯是第一次饰演电影主角,他此前曾在喜剧电视剧和电影龙套的角色中,取得过小小的成功,但出演《宿醉》使他大器晚成,在40岁整时迎来突破。

  他所饰的Alan在社交方面捉襟见肘,但却极其渴望被爱、被接纳,这是个可以改变整场戏,而且能把脑子里想的东西不加修饰地说出来的角色。

  他不太喜欢穿裤子(片里各种露屁股),并喜欢开别人很难get到的玩笑,但Alan绝对是《宿醉》中当之无愧的明星。如果缺了他,兄弟四人肯定不会有“宿醉”这件事了。

  在怪异的外表和令人惊骇的言语下,其实隐藏着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,非常渴望与姐夫的好朋友打成一片的男人。

  在穿着什么都遮不住的内裤满屋溜达,被小孩儿的电击枪电成sb的同时,加利费安纳基斯做到了将Alan这个角色与其他人区分开,情感方面也更深一个层次。

  在十年后的2019年,如果非要鸡蛋里面挑骨头,《宿醉》中完全无所顾忌的笑点中,其实几乎没有任何出彩的女性角色——虽然这在当年并不算个事儿。

  就像《一夜大肚》那样,片中所有的女性都被可悲地毫无幽默感,控制欲超强,且非常扁平化。

  但这里可不包括海瑟·格拉汉姆饰演的Jade,她是个“有着金子一般心灵的妓女”角色(其实人家是脱衣舞娘啦),但很遗憾,除此以外再无其它了,就连她,影片都没给她安排什么笑点,也许除了母乳的那一幕?

  《宿醉》本来也从没想做得聪明或精致,但它却成为了本世纪初最火爆的大片之一。不幸的是,《宿醉2》和《宿醉3》并没有延续这一势头。

  《宿醉2》基本上照搬第一部,《宿醉3》则奉上了一个老套且不搞笑的绑架桥段,不过让人欣慰的是,至少它们在票房方面都赚到钱了。

  这10年来,变化最大、我们最熟悉的也要属眼睛蓝得动人、活脱脱一副偶像形象的大帅比布莱德利·库珀。他在演完《宿醉》三部曲后,已经基本上告别了喜剧电影。

  库珀专注给“小兔子/三角脸猴子/不说话还以为是毛绒玩具的”火箭浣熊配音时,巧遇“伯乐”大卫·O·拉塞尔,连着拿了三年奥斯卡提名,自己执导的影片也没错过在今年奥斯卡上同时提名的最佳影片、最佳编剧与影帝。

  艾德·赫尔姆斯这些年来基本上一直在演喜剧,《冒牌家庭》《假期历险记》《抓人游戏》,还给《老雷斯的故事》《内裤队长》这样的动画片配配音,以及在一系列美剧中客串出演(他最早出名就是因为在美版《办公室》中的角色)。

  大多都是与在《宿醉》中的Stu略有相似,温顺到有些懦弱、总是迫于各种压力怎么看怎么无奈,真正爆发了又非常能打的“老实人”形象。

  扎克·加利费安纳基斯才是《宿醉》的核心所在,在本片让他一炮走红之前,他整整做了十年的“单口相声”,时不时拍拍电影电视剧。

  一头乱发和让人尬到想原地自杀的社交技巧,成了扎克在大银幕上形象的最佳标志,之后这些年还出现在了两部曾获奥斯卡“最佳影片”提名的电影中——《鸟人》和《在云端》。除此之外,他还为《乐高蝙蝠侠大电影》中的“小丑”配了音。

  菲利普斯2003年的《单身男子俱乐部》,让这个类型的喜剧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巅峰时期。

  在后《宿醉》时代,他的导演作品其实并不多——两部《宿醉》续集之前夹了部《预产期》,除了再次合作的扎克·加利费安纳基斯,还有已经演过“钢铁侠”的小罗伯特·唐尼、米歇尔·莫娜汉与杰米·福克斯等一众大咖们的身影。

  而两部续集之后,唯一一部与观众们已见面的作品,就是“爆裂鼓手”迈尔斯·特勒和乔纳·希尔共同主演的《军火贩》。

 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当年让人跌破眼镜、“原来喜剧还能这样拍”的《波拉特》,编剧中也有菲利普斯的名字,他本来要执导本片,但在拍完“星条旗牛仔”戏份后,由于和萨莎·拜伦·科恩产生了“创作上的分歧”,退出了本片。

  《波拉特》为菲利普斯带来了他职业生涯中唯一一项奥斯卡提名——最佳改编剧本(输给了《无间行者》,没办法),而本片也开创了萨沙日后独树一帜的喜剧风格,不过这都是后话了。

  前文提到的同时让布莱德利·库珀获得三项奥斯卡提名的《一个明星的诞生》,菲利普斯也是老搭档这部自编自导影片的制片人之一。

  而接下来呢?菲利普斯的最新作品会让你大吃一惊——由杰昆·菲尼克斯主演的DC超级英雄电影《小丑》,无论是“DC”、“超级英雄”还是“小丑”,好像都和一个靠拍R级性喜剧成名的导演毫不搭界,特别是这部与DCEU并无关联的“小丑”起源电影,着重展现的是角色的阴暗面。

  首支预告片放出之后,许多曾经看衰的粉丝们都闭上了嘴——真的是让人看后不寒而栗,十分期待呢。

  回想一下《宿醉》出现之前,那些雾霾笼罩的日子,贾德·阿帕图那会儿可是在喜剧大片这个类型中的一枝独秀,先后献上了《四十岁的老处男》、《一夜大肚》和《太坏了》——《太坏了》更是在美国上映首周,就揽获超过3300万美元票房。

  那时候的观众们也比以往更能接受这种幼稚到甚至有些讨厌的幽默,书呆子型的尴尬反英雄成为了好莱坞喜剧的主要组成部分。

  2009年,《宿醉》横空出世,这之后的无数R级性喜剧,都恨不得打上“XX版《宿醉》”的标识——2012年的《未婚女子》、2013年的《疯狂单身夜》《最后的维加斯》(摩根·弗里曼!罗伯特·德尼罗!迈克尔·道格拉斯),以及前年“寡姐”斯嘉丽·约翰逊的《仓皇一夜》。

  然而再也没有哪一部能达到《宿醉》曾经的高度,也没有哪一部还能再带给我们当年看四个大老爷们犯傻时,所得到的纯粹快乐了。

  【1】Stu那颗缺失的牙齿,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牙套或特效,艾德·赫尔姆斯的门牙天生就没有长出来,所以在拍摄“缺牙”的镜头时,只需简单摘下之前种上的假牙即可,“拔牙”毫不费力。不过赫尔姆斯也承认,摘除牙齿对拍美剧《办公室》造成了一定的挑战。

  “我从没告诉《办公室》的任何一位卡司“缺牙”这件事,他们如果知道,肯定会疯了的。所以我会戴着嘴里那玩意儿去拍剧,但其实是影响了我说话的。你可以去看看当时拍《宿醉》时拍的那几集,我听起来就像喝醉了。”

  【2】琳赛·洛翰曾被考虑选作饰演Jade的演员,2009年的她虽然还没像现在一样凉,但已经不是她最火的时代了,毕竟喝的酒够烈,吸的毒够多。

  但她真正落选脱衣舞娘Jade一角的原因,则是制片人觉得她当年太年轻了(23岁),不适合角色定位。当时琳赛本人也不想演,她不喜欢剧本,而且觉得这个片儿会扑,后来她承认,后悔了自己拒绝出演本片的决定。

  【3】最初的剧本中并没有周先生和老虎,其实片中许多经典桥段以及出彩的角色,在原始剧本中都没有。

  在确定剧本后,当年片名还是“在维加斯发生了什么”,导演菲利普斯和联合编剧杰里米·加尔利,将布莱德利·库珀的角色从汽车销售员改成了老师,并回过头来为电影增添了惊喜。

  按菲利普斯的话说:“当初没有泰森、婴儿和老虎,警车也没有。杰里米·加尔利和我坐在我的房子里,就开始写了。我们还倒回去想想,在你醒来后,能回想起最疯狂的事是什么?一只老虎?那为什么会有老虎呢?噢我想到好玩的了,迈克·泰森!我有一次读到过他养了老虎。”“养了老虎”这个词不足以形容泰森,在现实生活中,这位拳王一共有7只老虎——人家养老虎跟养猫一样。

  【4】菲利普斯和饰演Doug的贾斯汀·巴萨,是在迈克·泰森喝醉时,成功说服他出演的。泰森出演这部电影并不是通过经纪人啊午宴啊这些,而是在维加斯的一家俱乐部里与人喝shot时定下的。

  在拉斯维加斯的俱乐部里,菲利普斯和巴萨在尼克·卡农举办的派对上注意到了泰森,菲利普斯接触了泰森的经纪人,然后给“烂醉的”泰森抛出了一个小配角的橄榄枝——一周半后,泰森便出现在了片场上。

  泰森后来说,当初答应客串本片是因为为了买毒品挣钱,他拍片的时候是吸了可卡因的。不过之后也坦言,参与本片实际上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。

  【5】这四位兄弟并没有真的毁了凯撒酒店的套房——毕竟最低价格是1600美元一夜,而这还是10年前的物价。

  他们寻欢作乐一夜后醒来的那个房间,其实是洛杉矶的摄影棚。根据凯撒酒店的公关主任介绍,我们的场景以那里的两个“Forum Tower”套房为原型设计:一个是顶楼套房,一个是大家所说的“雨人套房”(《雨人》也在这儿取的景)。

  【6】乔纳·希尔和托马斯·哈登·丘奇(《蜘蛛侠3》里的沙人)曾被考虑出演Alan一角,在选角时,华纳兄弟对扎克·加利费安纳基斯并不熟悉,而菲利普斯则说过,乔纳·希尔是他当时心中饰演Alan的头号人选,(杰克·布莱克也拒绝过这个角色,他其实跟扎克长得有点儿像呢):

  “老实说,我们创作新郎的大舅子这个角色时,是把他塑造成一个年轻的角色,一个大家必须去哪儿都带着的新娘弟弟,而乔纳·希尔或者曾被考虑过的杰克·吉伦哈尔,看起来都比扎克更适合这个年轻版的角色。然后我们想到,如果把这个角色写成一个老大不小还赖在家的长兄,效果应该会更尴尬。”

  【7】肯·郑在饰演周先生的同时,还照顾着自己患癌的妻子,她那时正在进行化疗,出演周先生使他也得以释放一些压力。

  “那次拍摄具有魔力,我的妻子那时患有乳腺癌,并正在接受化疗。(她后来痊愈了)这也是我出演角色时为什么敢那么疯,我觉得我是在战胜自己的心魔。托德和布莱德利·库珀是当时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,《宿醉》使我挺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。”

  【8】在结尾字幕时加一些剧照,以解释一些故事线的结局,这是编剧加尔利的点子。在赌场电梯里给Alan口X的女人,是他们在维加斯拍摄时,找到的一位真正的退休A片明星。

  华纳兄弟在第一次审片的时候没看着这张照片,当时的华纳老总阿兰·霍恩(现在来迪士尼了)注意到时,这部影片已经被送去了影院。

  这一幕里面,扎克露出来的丁丁不是真的,而是假的道具,他本人因为拍这一幕尴尬到爆炸,还试图阻止他妈妈看这部电影。

  【9】 “婴儿虐待”的镜头差点儿被剪了,当然,被车门扇到脸的是个娃娃,不是真正的婴儿,但这个笑料还是差点就被抹掉了,因为考虑到观众看过之后可能会有的一些极端反应。

  另一个关于婴儿的笑料也差点就不存在了——Alan在吃早餐时拿着婴儿的小手打飞,—这被婴儿父母看到的话还是有点不好。菲利普斯觉得,婴儿的父亲可能比母亲更容易“接受”这一幕:

  “我是等婴儿母亲上楼后才拍的,因为她可能不太喜欢那些东西。我去跟父亲说:‘如果扎克假装拿它手打飞机,那会很搞笑。你可以接受这个吗?’他的原话是:‘我妻子半小时内都不会回来,你能不能趁这会儿赶紧拍完?’”而剧组用了三对儿双胞胎和一个假娃娃,才完成了婴儿的拍摄工作。

  【10】当那辆“警车”第一次出现,停在凯撒酒店门口的时候,两位真实生活中的酒店员工正在背景里吵架,争论本片的拍摄。

  【11】“电击枪”那一幕里面,导演本来打算用真正的电击枪,不过华纳的律师要求他们必须用假的道具。

  【12】在现实生活中,布莱德利·库珀是个严格的禁酒主义者,他29岁就戒酒了(那日后还出演了那么多需要喝得烂醉如泥的角色,佩服)。

  【13】“蚁人”保罗·路德拒绝了出演“Phil”一角,不过也好,他不演《宿醉》,我们多年之后还是会认识保罗;而假如布莱德利·库珀没演《宿醉》,我们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认识他了。

  【14】拍摄过程中,一辆被毁得不成样子的奔驰车(1965年的奔驰220SE)在片场被偷了,第二天拍摄开车戏份时,警察封了路,剧组一位成员突然发现被封路堵死了的车流里面,有一辆车就是丢了的那辆!

  车找到了,偷车贼也被抓起来了。偷了剧组的车,还要去剧组拍摄地点打卡是不是?